<address id="9x5px"><nobr id="9x5px"></nobr></address>
    <address id="9x5px"><listing id="9x5px"></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9x5px"><listing id="9x5px"></listing></address>

      <sub id="9x5px"><dfn id="9x5px"><mark id="9x5px"></mark></dfn></sub>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新聞資訊->觀點->楊朝霞:呵護美麗國土應盡快從法律層面確認環境權

      楊朝霞:呵護美麗國土應盡快從法律層面確認環境權

      發布時間:2018-04-23    閱讀量:    

      2018年4月22日 13:53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法制網特約評論員 楊朝霞

      今年4月22日是第49個世界地球日。今年地球日活動周主題為“珍惜自然資源 呵護美麗國土——講好我們的地球故事”。

      早在上個世紀60年代,美國的蕾切爾·卡遜(Rachel Carson)就在《寂靜的春天》中指出,公民免受農藥污染侵害的權利應當成為一項基本人權,“如果說《權利法案》沒有提到公民有權保證免受私人或公共機構散播致死毒藥之危險的話,這僅僅是因為建國者們——盡管他們擁有過人的智慧和遠見——無法預見到這樣的問題!泵駲喽肥靠稀に_羅-維瓦(Ken.saro-Wiwa)也主張:“環境是人的首要權利”。

      所謂環境權,是指當代和后代的自然人、法人等享有良好環境的權利,如清潔空氣權、清潔水權、通風權、采光權、安寧權和景觀權等。環境權是人類在面對嚴重的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現有民法、行政法、訴訟法等法律制度無法對享有良好環境品質的環境利益提供有效保護的情況下,提出的旨在享有和保護安全、舒適的環境條件的新型權利主張,具有權利生成的正當性和必要性。正如德國民法大師迪特爾·梅迪庫斯所說:“許多破壞環境的行為就是因為沒有賦予對方私法上的權利而變得猖獗!

      環境權是一項有別于人格權和財產權的新型獨立性權利,是直接以環境為權利對象、以享有良好環境品質為權利內容、以環境質量標準為權利邊界的實體性權利。環境權不包括以自然資源為權利對象、以開發和利用自然資源為權利內容的資源權(如取水權、采礦權、狩獵權等)和以環境容量為權利對象、以排放污染物質為權利內容的排污權(如廢水排污權、廢氣排污權等)等權利。

      法學家喬爾·范伯格所言:“擁有權利能夠使我們‘像人一樣地站立起來’與他人直接進行對視。并且在某種根本的方面感受到每個人的平等!杯h境權是環境法的核心范疇,是環境行政參與和環境公益訴訟最為重要的權利基礎,是弱勢的公眾監督政府與企業、有效保護其人居和生態環境的一把法律利劍。這是因為,公民等環境權主體在其人身和財產因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而遭受實際損害之前,就可以請求政府公開相關環境信息、設置環境決策參與程序、提供環境保護公共服務,從而形成環境保護“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緊密結合、無縫對接的機制體系;還可以環境質量受損或極有可能受損為由而直接提起環境權之訴,如此一來,不但可以大大提前環境訴訟的啟動時機,還可以顯著降低傳統環境侵權因果關系的證明難度,有利于擺脫當前環境維權的艱難困境,釋放環境司法的巨大功能。

      環境權是人權發展史上的第三代人權,是生態文明時代的標志性權利,正如地權是農業文明時代的標志性權利、知識產權是工業文明時代的標志性權利一樣。放眼全球,自上個世界60年代首次提出“環境權”的概念以來,不僅1969年的《美洲人權公約》、1972年的《人類環境宣言》、1981年的《非洲人權和民族權憲章》和1998年的《在環境事務中獲得信息、公眾參與決策和訴諸法律的公約》(簡稱《奧胡斯公約》)等眾多國際環境條約確認了環境權,美國、日本、俄羅斯、韓國、墨西哥、南非、菲律賓等100來個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憲法也明確地承認了環境權,有的國家甚至還構建了體系的環境權制度。

      迄今為止,我國已制定了《環境保護法》《環境影響評價法》《大氣污染防治法》《水污染防治法》等旨在維護公眾環境權益、促進可持續發展的專門性環境法律34部、行政法規51件、國務院發布的規范性文件248件、國家環境保護部門規章249件,締結和批準了《氣候變化框架公約》《防治荒漠化公約》等60多個國際環境公約,出臺了《關于審理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關于審理環境侵權責任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關于充分發揮審判職能作用為推進生態文明建設與綠色發展提供司法服務和保障的意見》等近50項環境司法解釋和政策文件,成立了1000來個包括最高人民法院環資庭在內的各級環保法庭,自2015年以來受理了各類環境公益訴訟案件970多件。更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的此次修憲,將生態文明理念正式寫入了憲法。

      然而,在生態文明法治建設成就斐然的另一方面,我們也應看到,我國的環境立法尚未在法律層面明確承認環境權,尚未建立起環境權制度體系。事實上,早在本世紀初,曲格平就曾諄諄告誡:“我們特別需要總結和思考,如何在現代市場經濟和民主法治的發展過程中,構筑以保護公眾環境權益為中心的現代環境法治體系。這是開展‘綠色文明’的社會基石!

      當前,我國已進入建設生態文明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習近平總書記曾在海南考察時就已強調:“良好的生態環境是最公平的公共產品,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蔽覀儎毡亓⒆阌诃h境危機不斷惡化、環境沖突日益增多的現實國情,合理借鑒美國、俄國、韓國、南非等世界各國環境權立法的先進經驗,在憲法、環境保護法、民法典等法律中直截了當、旗幟鮮明地確認和規定環境權,盡快建立起適合我國國情、具有中國特色的環境權制度,切實呵護好我們的美麗國土。

      (作者系北京林業大學生態法研究中心主任)

      來源: 法制網      作者:楊朝霞
      五福彩票下载